服务热线:

021-51085186

021-51085186
2017-04-06

“莆田系”如何占据民营医院超半壁江山

来源:协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莆田系”发展现状示意图。

     原标题:“莆田系”如何占据民营医院超半壁江山

      到90年代,逐渐富裕起来的游医们从过去的游击战开始升级,进入了一些大医院。

      此时,国企普遍处于产能下降,入不敷出期间,很多医院也是如此,尤以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为主。

      游医们挂靠在医院下。他们这时已经有了特殊的贿赂技巧,往往只需要600-1000元,就能顺利拿下院长。院领导们寒酸的工资,让他们难以抵挡这资本主义的侵蚀。

      当时,只要200元,就能从当地卫生部门买来一个行医执照。于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特殊门诊或者个人门诊如雨后春笋般,在各个大小城市的街道、社区拔地而起。

      到90年后期,私人门诊不能满足于莆田人的需求了,而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等官方背景浓厚的医院改制,给了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们承包下一个个科室。

      借着公立医院的外皮盖住自己的羞耻,开始了疯狂攫取金钱的过程。有业内人士称,就拿武警系统来说,不夸张的说,除武警总医院,全国所有武警医院都有不少科室被私人承包。

    另一个现象是,莆田诊所们开始涉足整形行业。莆田人靠着他们船小好调头的优势抢先进入了这一领域。而那时整容还未风靡,美肤也不成气候,莆田人第一个大规模开展,是丰胸。

    “莆田系”如何占据民营医院超半壁江山?

回顾

莆田系的壮大历史

      大学生魏则西之死,让百度陷到风口浪尖,也让与百度关系密切的莆田系处于舆论声讨之中。

      当年,莆田人以赤脚医生起步,如今,莆田系已经主要形成四大家族:陈、詹、林、黄。曾有专人统计,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

      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

      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

     黄氏家族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发达后的莆田系开始洗白的节奏。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号称要整合全国私人医疗资源。这一联盟首批加入的有14家创始成员,11个来自莆田。

     不过,有人形容说,莆田系的壮大历史,就是一部改革开放大潮下的小混混翻身当老板的“光辉”历史。

     2016年3月30日,魏则西在知乎网上记录了自己求医的经历,其中关于武警二院和百度搜索的内容引发广泛关注。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告诉记者,当初在北京的一家肿瘤专科医院里,他听了一位医师的推荐,在通过百度搜索和央视得知“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魏则西父母前往考察,并被该医院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于是魏则西开始了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从2015年9月份开始,魏则西在父母的带领下先后从陕西咸阳4次前往北京治疗。

      2016年4月12日,在“魏则西怎么样了?”的知乎帖下,魏则西父亲用魏则西的知乎账号回复称:“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魏则西的遭遇触发巨大谴责性声浪,矛头目前指向两个:一个是百度,一个是莆田系。

电线杆上贴性病小广告发家

80年代

      80年代,当初陈家带8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陈的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加“徒弟的徒弟”黄德峰,这也是著名的莆系富豪“四大家族”由来。

      就是在那个年代,莆田人开始了他们背着医药包,征服中国的路程。性病、鼻炎、狐臭、肝炎、风湿、狐臭,他们无所不治。北至佳木斯,南至海南岛,西至和田,都有他们的身影。

      电线杆上,第一次出现了各种牛皮癣,无数老中医在一个个小旅馆大通铺等着患者的到来。

      绝大多数游医既不懂医,又不懂药,对皮肤疾病,游医的药物的进价大多在0.2-2元,很多是按斤卖的。卖到患者手上少则大几十,多则两三百,核心思想是要掏空患者兜里每一分钱。

何为“莆田系”?

     莆田系是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莆田人在全国各地开设私立医院,并逐步抱团形成一定的组织规模。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在国家对公立医院投入逐年减少,医院将不赚钱的科室外包时,莆田游医借机登堂入室,成为正规医院的“医生”。

      民众普遍的质疑是,百度垄断了互联网搜索入口,通过竞价排名和推广作恶,还有没有一点点良心和人性?而监管部门的一再缺失,是否代表了所谓的互联网商业环境?

      人们更担心的是,被掐住了脖子的自己,如何能够得到真实有益而不被人为过滤的信息。

百度助推“莆田系”,收入超100亿元

      到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已成为了莆田系的绝对主力。搭配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加上各类门诊部,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随着政府对医疗电视广告的打击,以及公立医院治疗的正规化,绝大多数疾病上莆田医院都已经无法与正规公立医院争锋了。

     还是和之前一样,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韩流在一夜之间席卷大江南北,整容已不再不可接受。

     连五十岁的大妈都开始割个双眼皮,开个眼角,隆个鼻什么的,年轻美女更指望着好好做做光子怯斑来吊个金龟婿。私人资本再一次依靠其“惟市场为首”的方针迅速占领了市场。

     网络也成为了莆田系宣传主战场,莆田系大笔投入广告。百度任何一个疾病,首页永远是一水的私立医院广告。2008年11月,央视曝光百度医药广告,百度在当季被迫移除医药广告。

     曝光后,百度股票立即下跌25%,之后一个月狂跌了50%。之后,百度召开分析师会议,花旗集团分析师分析,仅仅是无执照经营的医药广告收入就占到了总广告收入的10%-15%。

     莆田系和百度关系密切,也曾闹得不可开交。2015年3月,百度官方对莆田系医疗商态度强硬,表示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决心,并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莆田系医疗商敢于公开叫板百度的原因在于,莆田系医疗商占据中国民营医院的80%份额,2014年给百度贡献的收入超过100亿元。作为百度最大的利益来源,其势力不可小视。

“莆田系”与百度间的关系?

众所周知,百度搜索引擎的排序规律,“不看质量、价高者得。”

     莆田系每年为百度贡献超过200亿收入,占据百度全部收入五分之一。莆田系医院和百度的紧密合作从2003年开始,那时候百度推出竞价排名系统。莆田系医院对百度词条的竞争非常激烈,所有你能想到的这些医生主治的病症,都已经被买了。

00年代

百度推广算不算广告?

      在“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时,针对这次引起巨大争议的百度竞价排名体系,4月26日,多家公益组织成立的“互联网医疗广告打假联盟”的公益人来到国家工商总局申请信息公开,申请内容为“希望工商总局能为百度推广是否属于广告给出明确说法”。

       “正是因为目前工商系统对‘付费推广’是否属广告出现不同意见,才向总局申请公开。如果付费推广不属于广告,工商部门将无权监管,付费推广将面临监管空白。”联盟代表亿友公益负责人雷闯建议工商部门将百度推广等付费搜索明确定义为广告。

      昨天,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百度推广毫无疑问就是广告的一种,理应遵守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原因在于,一是它宣传商品服务、生产商和服务商等行为符合广告的特点;二是搜索引擎作为有偿的收费服务,覆盖面和宣传范围相对更广,随时随地都能搜索到。“新的广告法很明确,互联网上的广告适用广告法,互联网再大也大不过法网。”刘俊海说。

2010年后

“莆田系”开始推动无痛人流

      2010年后,莆田系又开始了新的事业。新一代已把视线投入了迅速扩张的大学生群体。

      割包皮,无痛人流开始逐渐成为了他们的市场立足点。甚至开始通过校学生会关系或赞助各种校内活动来明目张胆地在校园内做广告。

      依然是不变的专业负责忽悠的所谓“咨询师”,成本低廉的器械,看似低于公立医院价格却实际上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治疗。

      而一个诊所营业资格证已经被炒到了10万元的价位,医师资格证,尤其是副主任和主任医师资格证也高达数万元一年

      许多其他大鳄也瞄准了这一块肥肉。2013年11月,冯仑,刘永好带头成立了中国医疗健康联盟。号称要整合全国私人医疗资源。首批加入的有14家创始成员,11个来自莆田。

       有人形容说,莆田游医们像黑社会一样完成血腥的原始积累后,完成洗白,大哥翻身当老总。

魏则西之死只是揭露此前乱象。

“莆田系”占据中国民营医院超半壁江山

当下

      经过20多年的发展,“莆田系”早已不能完全等同于“野鸡医院”“江湖游医”。“莆田系”其中的翘楚者,创办了高端定位的连锁医疗机构,获批组建了大型三甲医院,获得JCI认证(国际医疗卫生机构认证联合委员会用于对美国以外的医疗机构进行认证的附属机构)。而资本正和实体医疗业一道,推动中国医疗体系的变革。号称占据中国民营医院超半壁江山的“莆田系”,如何发力公共服务,如何接受政策监管,如何应对信任危机,都是必须面对的问题。